战后的余烟吹向远方

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需要强大的敌人。

加入两鲜,是怀着对成功的憧憬和追求。起初自信而张扬,愿意在各个环节投入和发挥。提出了些自以为有帮助的建议,伴随着单量的下滑而一个个停摆。然后被人质疑,质疑上下班迟到早退,质疑能力不足。其实当时的第一反应只有难过,因为一个我愿意帮助和培养的人居然狼一样对着我,一副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而原因只是我在有老板的群里对他的交付有修改建议。而这改变我的,却是从那一天起不再把两鲜当自己的事业,而是一份简单的工作。

简单的工作也会有成长。虽然这工作更像一种消耗,消耗也有消耗的意义。但两鲜为什么会节节退守到如此境地呢,这也是这么多月来不断思考的问题。

两鲜不是在低谷,而是在一个困局中。让我们处于困局中最大的原因,是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没有“假想敌”的经营环境中。

“假想敌”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们。而我们的竞争对手未必是那些和两鲜一模一样的电商平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一切可以全部或部门满足我们原有和潜在客户的食品采购需求的商家。线下店,大的有Costco、Sam’s Club、盒马X会员店,中型的有城市超市、Ole、盒马,小的有新兴的“不卖隔夜肉”的钱大妈等等。线上店,有天猫超市,盒马,叮咚买菜,饿了么买菜、饿了么商超,美团买菜、美团商超、每日优鲜……以及目前重新成为风口的社区团购:美团优选事业部、饿了么郑州社区团购布局、字节跳动的跳动优选从山东中部开始、十荟团完成8000万美金融资、兴盛优选估值10亿美金、你我您、食享会、小区乐、考拉精选、邻邻壹等等……

每当一个新经营模式出现在我们的客户面前时,他们夹带着新的资本,必然带来更猛烈的冲击,冲击来自价格优势,来自新模式的新鲜感,来自主动和被动的流量加持。

由此我们的主站访问量在流失,用户在流失,订单在下降。而我们却把数据下降的原因归结在账期压力、品类不足等原因上。为什么不往外看一眼呢?

每当提到竞争对手,得到的答复都是我们有差异。差异在哪里,当我们之间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存在可替代性时,我们是没有差异的。

  • 配送方式不是差异,骑手送到用户手中的商品,冻得也很牢;
  • 配送时效不是差异,如果是,那我们是劣势方;
  • 产品质量不是差异,老用户的质量标准反倒成为了我们的枷锁,把我们耗在更高损耗更高赔偿的境地;
  • SKU数不是差异

没有差异。

没有差异却看不到竞争对手,卑微者的傲慢让我们走到了今天。

战后的余烟吹向远方,我们躺在冰冷的土地上,无力扭转僵硬的脖颈,不知道烟最终飘向了哪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